国漫在成都雄起

国漫在成都雄起

成都少年的动画梦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科幻世界》。今年可能是这本杂志的老编辑们颇感欣慰的一年,因为他们在多年前种下的善因,在今年结出了两颗美丽的果。

2000年,《科幻世界》的画刊接到了如今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杨宇的投稿。

画稿被接受了,可不久《科幻世界》画刊停刊了。后来《科幻世界》画刊改成了《惊奇档案》,杨宇的处女作就此夭折。

毕竟那个时候的科幻还相当冷门,《科幻世界》社也并不稳定,能每年颁发银河奖、组织科幻作家笔会、保留中国科幻的火种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那年银河奖特等奖作品《流浪地球》还是在发表二十年后的今年才广为人知的。

杨宇虽然热爱画画,但他一定要给《科幻世界》画刊投稿,可能是因为这家杂志社就在成都,而杨宇那年正在成都华西医科大学读大二。这家杂志社能给他以亲近感。很多年后,从他创办的可可豆动画影视公司出发,向北沿着天府大道北段和人民南路一直走,几乎一路走直线五公里就能到达科幻世界杂志社。坐公交不过半个小时光景。

只是当年,这未被刊登的投稿成了杨宇做动画路上不大不小的一次挫败。

不过这本不算什么,杨宇父母都在医院工作,让他报考了华西医科大学,以后是要子承父业当医生的。只是杨宇本人对从医没什么兴趣,一直在鼓捣画笔。

大二投稿《科幻世界》画刊未成,他也没有被挫折打败,反倒在大三接触了图形软件MAYA之后,对做动画燃起了兴趣。

杨宇父母一开始不同意他做动画,毕竟他已经读了药学专业,以后平平稳稳进医院就不错。但后来见他志向已定,也不好反对,转而支持起他了。你不能说他导演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里,李靖和哪吒的关系蒙上的温情面纱,就和杨宇自己经历的父子关系无关。

哦对了,杨宇有个更出名的艺名,叫饺子。

国漫在成都雄起

杨宇毕业之后先是去一家广告公司做动画师,不过作为乙方,参与商业项目肯定受到诸多限制,这和他做动画的理想是有冲突的。于是工作了一年多,在2004年,他辞去工作,回家宅着做起了自己心中的动画。

2004年宅在家里独自做动画,听上去多少有些不靠谱。

要知道那个时候别说做个完成度很高的复杂动画,就连拍个高水准视频都不容易。在之前一年,成都市还花了大价钱请著名导演张艺谋拍摄了城市宣传片《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以一个男人为他奶奶记录成都的视角,拍摄了成都的宽窄巷子、草堂、都江堰等景点和其中的民风民情。

这个视频以我们现在的眼光看,毕竟有些过时了,套路也显得比较陈旧。不说别的,就看刚成为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大使的李子柒,拍摄的视频都能让人润物细无声地爱上成都,张艺谋十多年前的作品就显得有点刻意和套路了,也难怪李子柒在某外网视频网站上积累了五百多万粉丝。

但我们对当事人还是要有历史之同情。张艺谋以第三人称视角看成都的思路,当年是很先进的叙事手段,况且当初也没多少城市有拍摄城市宣传片的意识——当年连想到要干旅游业的城市也都还没几个呢。

当然城市宣传片的作用,也远不止促进旅游一项,它往往也是一种to B的宣传手段。

高新区引来的金凤凰

杨宇窝在家里做动画,老谋子游走在宽窄巷子街头找灵感的同时,英特尔在成都的工厂也开工了。

本世纪初,面对台湾的芯片生产厂在全世界的竞争,英特尔被迫也把目光投向了亚洲。布局中国大陆,是当年几乎所有半导体行业必走的一步棋,英特尔虽然迟到却不甘缺席,只不过落子在大陆的什么地方仍有悬念。

国漫在成都雄起

当时最有力的竞争者无疑是苏州。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会搞招商引资的地级市,既不是沿海开放又没有计划单列的苏州,愣是靠着强大的政府招商团队,拉来了当时中国最强的制造业投资阵容。

而偏居西南一隅的成都,在这场争夺战中并不处于优势,甚至一开始还被从备选项中淘汰掉了。

但成都不想放弃这个大金主,再没有这样的巨头来成都设厂,世界500强都快被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城市瓜分光了。从四川省领导到成都市领导,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轮流去英特尔总部阐述成都的诚意。省里领导还要负责和中央沟通,请求中央满足成都的政策条件,以便能够引进英特尔的投资。

但英特尔落子已经慢了,对新厂的选址必然慎之又慎。掂在手里的这3.75亿美元投资可以砸,但也非要让拿到投资的城市蜕一层皮不可。

由于芯片制造需要很洁净的空气环境,英特尔在考察成都之后,想把工厂设定在成都的西北角上风上水之处。然而那里并不是国家级出口加工区,不能享受政策税收等优惠,而国家级出口加工区则位于成都高新区南区,属于下风口,环境又达不到英特尔的要求。

四川省领导挺身而出,向时任国务委员吴仪写信称:

“为了更好地利用外资,同时满足英特尔项目生产营运对通关的需要,我们建议在成都探索试验出口加工区‘一区多园’的建设和管理模式,即在国家已批准的四川成都出口加工区的基础上,恳请在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西区设立成都出口加工区西区。前者集中发展一般加工贸易,后者集中发展以电子信息产品为主的高新技术产品的加工贸易。”

这一提议,用“一区多园”的办法巧妙绕开了再申请一个国家级出口加工区的问题,减少了来自上面的阻力,又能够特事特办,所以吴仪当即就表示了支持。

今天成都高新区由多个地理上不相连的片区组合而成,也和这封信有关系。

英特尔还有更多的要求,集中在成都的通关、航空、物流、能源乃至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作为老牌外企,英特尔关心的甚至不只是经济效益,还会担心项目征地对原来区域拆迁农民的影响,乃至对当地栖息水鸟的影响。

你可以说英特尔迂腐、白左,但这些理念在当年亟待发展的成都,是非常稀缺的。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成都市政府牵头成立英特尔项目领导小组、工作小组,并在全市20多个相关部门抽调精兵强将,整合成一个精英团队,形成6个专家小组,专门为招商英特尔服务。这些在当时看来极为“后现代”的要求,在这个精英官员团队里种下了一颗颗新鲜的种子,等这些中坚干部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哪怕以前的老领导因为种种原因下来了,整座城市都会因此受益。

最终英特尔选择落户成都,不仅让成都拿下了这一投资大单,还磨练出了与全球企业机构对接的经验与模式。曾任成都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全程跟进英特尔项目的王琳就评价道:“英特尔是一个‘好对手’。”

而英特尔方面也对成都高新区的政务服务赞不绝口,“规范、高效,比火箭还快” 。

本土动漫游戏产业的泡沫

深居内陆,不能通过海运出口是成都在招商引资方面的劣势,但英特尔生产的芯片具有单位重量/体积价值高的特点,出口走空运,深居内陆反倒不是突出问题。

而成都在西南地区算是高校集中的城市,尤其是在IT、电子技术等方面的教育积累充足,人才充裕。这也是当年让英特尔虽然觉得硬件条件勉强,却还是愿意和成都方面磨合的原因。

而在吸引了英特尔这样的硬件巨头以后,当时出身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带有IT背景的一位副市长更是激进地提出,以网络游戏作为成都发展电子信息产业的突破口——那个时候在全国上下,网络游戏还是人人喊打的洪水猛兽、诱使孩子堕落的罪魁祸首,杨教授已经着手要通过治疗戒除“网瘾”了。

网络游戏只是游戏吗?非也,一个成熟的游戏产业,上下游带动的有程序、美术、编剧、营销、硬件等等各种和互联网、文化创意有关的行业。国际上已经公认游戏是“第九种艺术”,但我觉得这还是低估了游戏的价值,绘画、音乐等传统艺术对区域产业的带动作用,和游戏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等这些互联网和文创人才在游戏的平台上得到锻炼,进一步走上其他工作岗位,成都就有了一根完善的数字娱乐产业链条。此后,成都想要做好城市营销,用合适的方式传达城市精神,就有现成的人才库了。

所以在他的推动下,成都出台了“高科技成都行动计划”,斥资5000万元,推动成都在信息技术产业方面的科技创新。

2012年成都高新区更是在全国率先出台了《成都高新区加快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将按投资金额的5%对被投企业进行项目扶持,最高可达100万元。

然而扶持和补贴,并不一定就能促进产业发展,相反还可能把泡沫吹大。

2014年上半年,曾经是成都手机游戏产业泡沫最大的时候,成都手游提供商一度超过1000家,那时的成都,被称为继北上广之后的手游第四城。

然而这不过是表面繁荣罢了,其中60%-70%是20人以下的小团队,创业门槛低,往往拉扯到5-6个人就开张;还有人为了图快,十几天开发出一款产品。

这种粗制滥造的产品,显然是浑水摸鱼骗投资的。成都手游圈内的一位投资人士曾这样批评这些圈内浮躁的现象:“由于成都手游圈内早期存在不少投机分子,团队本身研发实力很差,却非常擅于讲故事,从投资人手中骗到钱就跑路,不少投资人深受其害,因此不得不提高警惕。

这也算是常规操作了,只要有补贴,就存在骗补的企业;只要有投资,自然也就有投了就亏的时候。比如成都政府多年后投资了一家东半球最好的手机品牌,现在来看,恐怕该手机品牌的名字确实和成都八字不合吧。

2008年,杨宇的第一部完整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在他闭门创作3年8个月后问世,在短片上线后的两年内,夺得了30多个国内外奖项。然而那时候的国产动画环境,就是典型的骗补环境,按他自己的说法是:

“当时成功的项目就是,把制作成本压到政府的补贴线以下,只靠补贴就能做出来动画。”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就请回想一下那段时间打着“扶持国产动画”旗号做出来的粗制滥造作品,比如《雷锋的故事》。看看这画风,你能想象这是花了2100万元做出来的动画?

国漫在成都雄起

那可是2009年的2100万元啊!那个时候的杨宇刚靠着《打,打个大西瓜》收获各种奖项,可没有这种烧钱的机会,哪怕如今狂揽30多亿票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制作成本估计也就6000-8000万元。

人傻,钱多,就是那段时间的文化产业现实。

动漫游戏产业涅槃重生

按照杨宇的说法,“直到《大圣归来》横空出世,为国产动画杀出一条血路。才缓解了产业里的粗制滥造风气 ” 。

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也是在当年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依靠过硬的质量和观众的口口宣传,上映后拿到了9.57亿票房,创造了中国动漫的奇迹。这对于杨宇这样的从业人员,是很好的鼓励——认真做动画,而不是粗制滥造骗补贴,是可以活下去,而且活得很好的。

泡沫总有破灭的一天,好的作品也终究会涌现,在游戏行业也是如此。

等到2014年下半年,不到半年时间,成都手游内容提供商的数量已经从传说中的1000多家骤减至不足300家。然而行业的激烈竞争将粗制滥造的企业清洗出局,也意味着在此基础上优秀企业会逐步崛起,只要给出足够的耐心。

成都高新区规模以上游戏企业,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82.4亿元,2017年则高达205 亿元,那年成都营业收入超过100万的939家互联网企业中,游戏企业数量占比超过14%。

国漫在成都雄起

成都这些年出产的最火爆游戏,则非王者荣耀莫属,它出自成都天美工作室。打开王者的载入界面,听到的一声“踢咪”,就是它的名字。

有了这么一个爆款,成都市长罗强都有底气调侃马化腾了:

“马化腾先生原来对成都有个误解,他曾说成都这个地方就是少不入川,人到了以后可能就是打麻将,马化腾认为根本出不了东西。直到他的游戏王者荣耀从成都研发出来以后,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他对成都的看法。”

Pony当然也不敢顶撞,只能将计就计地回应:“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成都生活太安逸,正因为成都很安逸,才能开发出好的游戏。”把锅甩到了高管和媒体的头上,但话里话外还是觉得成都太安逸。至于后来,他为了王者四处奔走,拍胸脯表示自己将成为“小学生的敌人”,坚决抵制未成年人沉迷王者,就是后话了。

但即使马化腾也不得不承认,成都的安稳舒适并没有消磨掉人才的创造力,反而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工作生活条件,成都的产业环境也积累出了足够的创意,才能让游戏蓬勃发展。

这让罗市长更有信心了:

“很多公司在成都已经发展到子公司、分公司,在成都企业招聘的员工,特别是高管,忠诚度是最高的。为什么?因为成都宜居宜业,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玩乐以后吃得也好,各种文化事业、文化产业也发达,生活、娱乐,整个生活圈子应该说都是非常配套的,他就愿意在这儿待下来。愿意待下来以后,当然他就好好地为你的企业工作。”

下班后吃顿火锅,据说已经成为很多上海、广东籍员工的生活方式;或者去茶馆喝茶摆龙门阵,找小店掏个耳朵,加起来也就二三十块钱,人却彻底轻快了;再或者约上好友打打麻将,泡泡酒吧,半夜找个小食堂吃钵钵鸡,汤水得要椒麻的。

“所以腾讯、小米,还有京东方等等,就这几年大量的把研究院的人员往成都放,因为他们感觉到这地方可以,宜居宜业才有心思静下来,然后好好为你企业工作。”

罗市长不无骄傲地说。

成都孵化出的国漫希望

不过这些企业能来到成都,还是要感谢当初成都招商英特尔的基础。

在生物学上有一个概念是旗舰种。它们往往处于食物链顶端,对领地环境的要求又特别高,想要保护它就得从根上做起,保护和它有关的一切。这样一来,该生态环境里所有的物种都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所以聪明的动保人士会找出某生态系统中一种受人欢迎的、濒危的生物,向公众宣传,从而得到更多公众关注和资金支持。这种被拿出来作代表的生物就是旗舰种,像四川的熊猫、藏区的雪豹、云南的金丝猴,就是这样的旗舰种。

在高科技企业方面,英特尔就是成都的旗舰种。英特尔一来,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也会跟着来,2004年,马来西亚的宇芯来了,美国芯源和莫仕连接器也来了。之后的京东、腾讯、小米、华为的到来也都是水到渠成。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