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文/Yumi

“贫穷的物质状态我们已经摆脱,但当代年轻人的精神状态呢?”

安秋金,一位从政法专业毕业不久的短视频从业者,解释起自己抖音账号取名“贫穷料理”的原因,贫穷料理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400万粉丝。

这位视频里夹杂着诙谐与冷酷气息的博主,线下如同线上一样,圆框墨镜、齐刘海,成为粉丝眼里最特别的那个人。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分享美食烹饪的贫穷料理,图源@贫穷料理

这是抖音上周末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创作者大会现场一幕,其实,回顾过去关于短视频的各类讨论,内容、算法和用户层面的话题居多,之于创作者本身的探讨相对较少,他们是否如那些争议中所描述的,那样“不真实”?

此次创作者大会弥补了这个“缺憾”,让抖音这个“记录美化生活”的平台背后的“人们”发声,去讲述创作的故事。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从实现奶茶自由的大学毕业生到让趣味化学走出课堂的教师

“笑起来没眼睛的播音生”由两位播音主持专业学生运营。在校期间,他们就热衷制作搞笑短视频,最初被认为不务正业。现在,他们已经拥有超过270万粉丝,也透露“已经靠抖音初步实现了奶茶自由”。

诸如播音生这样的创造者个体,是抖音平台上的大多数,他们并非机构捧红,而是兴趣激发、学习创作,再到如今引入商业机制,实现创收。而关于短视频从业者的画像究竟是什么?北京师范大学数字创意媒体研究中心关于“短视频平台上的创意劳动者”的调查报告给出了一些答案。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有 33.56% 的人认为自己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包括抖音创作。其中,15.96% 的受访者唯一主要收入来源是抖音,图源“短视频平台上的创意劳动者”报告

年轻化,121234 位“超万粉”抖音创意劳动者,平均年龄刚刚超过25 岁,男女比例相差无几;收入可观,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从抖音创作中获得的收入已超过2018 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水平;很喜欢,近九成受访者表示喜欢自己在抖音上做的事情,其中72% 的人“很喜欢”。

就像四川省广元中学化学老师向波所开玩笑,不要因为学习而耽误了“放屁”。在这样一个兼容并包的平台上,无论是严肃课堂里的化学符号,还是街头巷陌的家长里短,都变成每个年轻创作者手中的素材,在无数个白天和午夜,塑造出了一种新的职业认同。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从“抖”起来的科技范儿到走下“神坛”的传统文旅

过去半年,抖音平台上成长最快的内容领域是文化教育领域。抖音官方数据显示,短短半年,文化教育领域一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除了诸如向波老师那样的草根科普者,还有一大群机构在进驻短视频平台。

今年3月,字节跳动与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部、中国科学报社、中国科技馆联合发起了名为“DOU知计划”的全民短视频科普行动,邀请学院派人士或机构进驻抖音,用“硬核科普”来破专业与大众的“次元壁”。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DOU知计划

事实上,破次元的不仅仅有科学,还有文旅行业。提及最典型的“抖音网红城市”,似乎已经绕不开西安、重庆和成都,数据显示,重庆轻轨李子坝站的“轻轨穿楼”获得了超过1亿次的播放量。当然,网红城市的形成,有路人打卡的偶然,也离不开文旅机构与平台的合作力推。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山里DOU是好风光

与此同时,诸如“山里DOU是好风光”这样的文旅扶贫项目,又把中国偏远地区的贫困县带入人们的眼帘,“生活在别处”的逃离理念被放大,“被隐藏”的民间手艺实现盈利,这种“类真实”的景象被普及开来,进而带动当地各个产业的发展。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表达:去中心化的短视频传播与情感化的叙事方式

去中心化并非新概念,进入web 2.0时代,用上社交媒体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在参与这种信息生产,而非是接受信息的单独一方。当然,抖音带起来的“去中心化”程度更加深,即用户选择与算法生产一起作用于内容,让特色更有渠道,让草根更有魅力。诸如火锅一姐@张辉映这样的打工一族,工作日常的片段被一转十,十转千百,运气与时机作用下,一个跳舞的姑娘,成为重庆火锅的某个切面,也让一座城市的文化有了更为丰富的表达方式。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身穿秀禾服的火锅一姐@张辉映,图源@张辉映

当然,无论是席卷各大榜单的抖音神曲,还是花样百出的各类挑战,都伴随着情感化的叙事建构,这种呈现手段连“传统”的政务号都无法“抗拒”。抓捕Vlog的主要制作者大漠警示是一线警察、法医,也是抖音上拥有400多万粉丝的警务自媒体人。作为公安部新闻宣传局小v创意团队的主编,大漠警示在粉丝眼里是和蔼可亲的大漠叔叔,用一个个生动的案例和接地气的情感化语言,破骗局,竖正能量。警务号、消防号纷纷入驻抖音的当下,传统机构的架子少了一些,人气多了一些,信息传递的渠道变得多元化。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大漠叔叔破除骗局,图源@大漠警示

竖版视频的革命与口语化的叙事,短小精悍的时长与情绪化的引导,再加上平台去中心化的特性,无论是风格鲜明的个人,还是锐意创新的机构,都在抖音上制造了差异化的传播效果,实现了自身长足的发展。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美化与真实并不相悖

回到一开始提出的问题,短视频的创意创作究竟有多少真假?很多负面评价,质疑博主的“真容”,认为揭开那片绿幕和滤镜,底下才是略显不堪的现实生活。在这次创作者大会,抖音总裁张楠的一番分享,直面了一些质疑。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抖音总裁张楠

她认为,真实是基于事实的一种判断,而抖音所倡导的美化生活是一种价值判断,“生活可以有一千种切面,抖音选择乐观”。

8月24日,中国最权威的新闻节目《新闻联播》入驻抖音平台,横屏变成竖屏,考究说法变成社交流行语,康辉、欧阳夏丹等一众联播名嘴,成为抖音上的热门“博主”,演绎“全民皆可美好”。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就像传播学者李普曼提出的,媒介创造的是人们与外部环境的“拟态环境”,世界上有千万种职业,人们无法直接接触不同的生活经验,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依靠这种媒介建构的“想象性现实”。我们可以通过现实电影、文学去感知社会的残酷、现实的各种不如意,也可以通过短视频放松自己,感知新鲜世界。

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抖音其实是帮助用户传递信息的工具和媒介。用张楠的分享来说,抖音短视频的普及,意味着视频创作、分发门槛的大幅度降低,实现了信息的更快流动和连接,最终带来的是信息普惠的价值。当然,个人与社会判断标准的不同也会带来对信息的不同审视,这是现代社会进步的空间。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怎样让创意劳动更有“尊严”?

回到创作者本身,怎样让这种创意劳动更有“尊严”,是作为国内第一短视频平台抖音所一直思考的。在此次创作者大会上,抖音市场总经理支颖透露,除了为创作者们提供地区性的流量扶植,进一步开放的视频时长(1分钟权限、15分钟权限和直播)将为内容提供更多可能性。值得一提的是,抖音也将率先针对教育类内容创作者上线合集功能,增强该部分的粉丝粘性,从而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拍短视频

抖音市场总经理支颖

与此同时,涉及到商业变现的部分,抖音也将丰富直播、星图、内容导购等内容变现产品,通过创作者服务中心、学院等渠道,帮助创作者实现平台的“可持续发展”。

如同抖音预测的那样,到2020年,国内短视频行业的总日活用户数,将达到10亿。也许再过不久,当流量不只是流量,而是一个新的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志,也是一群创业者实现“幸福”的砝码,短视频塑造的“景观社会”,也会成为人类文明的一本“百科全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什么值得买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