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在韩国,奉俊昊和朴赞郁齐名。

他们执导的类型片不能简单归入悬疑、惊悚、犯罪之流。在影像风格、叙事方式、个人表达上,他们做出了超越传统类型片的尝试。

2019 年,奉俊昊的新片[寄生虫]拿到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是韩国首部拿到该奖的电影。作为注重电影娱乐性的导演,能拿到金棕榈,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但其实一直以来,他的影片的主题和影像风格都具有明确的作者性

看奉俊昊的电影,你不会忽视他作为导演的存在。日常和讽刺的情节,总会不时地提醒你,这家伙果然是社会学专业毕业的,所以有人给他戴上了“电影社会学家”的帽子。这待遇,哲学专业出身的导演朴赞郁就没有——没人叫他“电影哲学家”。大概是因为在电影中发现或植入社会意识比发现或植入哲学观念容易。

不过,奉俊昊自己倒是不在意这种学术高帽。

对他来说,电影,尤其是类型电影,首先是一种他从小就沉迷的娱乐形式;其次,他把个人趣味(对日常的关注、裹挟讽刺的幽默)自然融入到电影中,使他执导的类型片呈现出独特的个性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电影和人一样,是有个性的。有人张扬,有人沉闷,有人忧郁,有人幽默,千差万别。创作者把自己的个性恰当地融入到作品中,作品便有了个人的生机。

嬉笑怒骂,针砭时弊,自成一派。因此,很多时候,对作品的认可,也是对一种个性的认同。

喜欢奉俊昊电影的人,或多或少能够感受到他的风趣个性。这种风趣以类型片为载体,从社会事件、群体心理取材,通过节奏明快的电影语言表达出来,兼具娱乐、讽刺和反思,有着掩藏不住的作者意识。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奉俊昊只执导了七部长片,并且全部参与了剧本创作。他喜欢在咖啡厅等公共场所写作,也爱听周围人的声音。

[绑架门口狗][杀人回忆]的剧本时,他把自己封闭起来,结果感到过程很痛苦,于是后来的剧本都改在公共场所写,从一家咖啡厅转到另一家咖啡厅。

跟喜欢现场创作的导演不同,奉俊昊写剧本很慎重,一个提问、一句台词都要先写完才能放松,所以他很难做到一年完成一部电影,现在的创作速度正适合他。

从影迷到导演

1969年,奉俊昊出生于韩国,在他成长的七八十年代,DVD尚未发明,家用录像带还未普及,因此做一个影迷相当辛苦,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时随地可以看电影。去电影院毕竟会受到金钱和时间的限制,于是,在电视上看电影成了奉俊昊的最佳选择。

关于那时,奉俊昊曾经在采访中说:“我不是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很多时候,电视机就是我的电影院。我会查电视节目表,看看每周会播什么电影。我每周大概能看十部电影,当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想成为电影导演了”。

通过电视获得电影养分的奉俊昊不会想到,很多年以后,他会以导演的身份,卷入到电影应该在电影院还是网上观看的争论漩涡。

2017年,他执导的[玉子]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但影片将最先在视频网站网飞(Netfix)上线,而不是传统的先影院后出碟或上线的发行模式,因此激发了影院与流媒体两种看片方式的争论。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玉子] 豆瓣 6.6,IMDb 7.3

在一些人看来,电影只有在电影院观看才算看过,理由是只有电影院才能完美呈现电影该有的魅力。当年的戛纳电影节主竞赛评委会主席阿莫多瓦曾公开表示,“我个人不认为,金棕榈奖会颁给一部不在电影院上映的电影。”主考官这么发话了,奉俊昊也没太跟他较真,只是感谢网飞给了他创作的机会和自由。

对于这场争论,他的心情其实有点矛盾。一方面,他也有电影院情结,觉得电影在影院观看,氛围最好——为了看[玉子],他特意在家里装了杜比音效系统,但还是认为效果不如影院;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接受变化趋势,尝试转变。这种矛盾,跟他对待胶片拍摄的态度一模一样。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玉子]之前,奉俊昊一直用胶片拍摄,认为胶片的化学作用具有独特质感。从[玉子]开始,到今年夺得戛纳金棕榈奖的[寄生虫],他都用了数字摄影。

我觉得找出符合技术的美学就可以了,最终这些都是为了故事和人物服务”、“没必要只固执在某一个,一起共存就好”。这是他现在对数字摄影的看法。

不过,我还是想再拍一部有保存历史感觉的胶片电影”。

唉,执念终究是执念

为什么他拍的电影部部都叫好?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什么值得买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