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作者:木村拓周

6 月 15 号新说唱录制战队赛,这是第一次带观众进场的录制,所有观众、媒体入场前必须存手机。

四五点钟,明星制作人开始入场。吴亦凡从后台走出来到评委席的路上,如果你像我一样在现场,你会注意到周边一圈年轻的男生女生都在盯着他的脚。

“什么鞋什么鞋?看清楚了没?”

“看到 AJ 的 logo 了,不确定几代,好像有气垫。”

“AJ4! AJ4!”

当晚录制搞到九、十点,出来之后观众拿回手机,晚上在各种鞋圈冲冲群里,已经有人讨论“今天新说唱录战队赛,xxx 穿 xxx”了。不久后,球鞋交易平台 nice 里,AIR JORDAN 4 纯白款的条目下,多了几条留言,

“新说唱吴亦凡上脚 立此贴为证(呲牙笑)”

“xsc 吴亦凡上脚了,我先冲了”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球鞋领域的火爆其实从早些时候就能看出些兆头。潮流电商平台 YOHO 上半年做了波宣传,找了饰演“苏大强”的倪大红老师拍了支视频。苏大强拿着双“倒勾”,旁边一个人过来“你这个勾怎么是反的”,苏大强说,“你懂不懂啊?这 Travis Scott!”

感受一下。Travis Scott,当今天下最炽手可热的嘻哈音乐人和制作人,吴亦凡的美国好朋友。他和 Nike/Air Jordan 联名推出的限量款 AJ1 “倒勾”,穿在电视剧《都挺好》里的退休老人脚下。

放在以往这是不太可能出现的事情。但今天,球鞋这件事已经从一个圈层式的亚文化,跃升成了某种显性的流行文化,潮流平台们要“出圈”,苏大强这样全民熟知的角色也许是好选择。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苏大强脚下的这双“倒勾”,还未发售就已经是众望所归的年度鞋王。莆田的鞋厂们从年头就开始忙乎。这双鞋不光换了配色,还做了倒勾设计,这意味着原先仿 AJ1 的模组不能全部使用,仿鞋厂需要重新开很多模组,仿品制作的难度和成本都会增大。

但这并没有阻碍莆田鞋厂的雄心,毕竟刚发售倒勾在二级市场上已经飙到 15000 人民币了。这双鞋是莆田 2019 年度很重要的一场战役,以至于我的鞋贩子朋友跟我说,“如果这鞋无法鉴定,我就退圈了,真假混卖的市场没有任何价值了”。

他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是 4 月份。幸好没退圈,两个月后,鞋圈迎来了乱冲六月。

6月12日被鞋圈的年轻人奉为“乱冲日”。这一天早上,新一季《中国新说唱》宣布将在 14 日开播。由于过去两年吴亦凡上脚多款 AJ 疯狂带货,他在节目上传什么,是鞋贩子囤鞋的重要参考。

当天上午,一段留言截图在圈内传了个遍,一位号称是爱奇艺员工的人晒出了工牌,“吴亦凡第二期穿了体育画报,第一期穿了 SACAI 白蓝”。消息一出,SACAI 白蓝黄金女码直接从 2000 人民币涨到 3000。

另外,网传热狗上脚的“倒勾”,以及其实和节目没啥关系的黑红 AJ1、“刮刮乐”等大量鞋款,也一夜之间被冲到了很高价。这波让很多囤了“倒闭款”的贩子松了一口气,清了不少库存。

只是第二天,澄清消息就出来,吴亦凡并没有上脚 SACAI。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像吴亦凡上脚 SACAI 这种消息是谁放出来,很难考证了。6 月份是球鞋的旺季,很多刚考完试的、刚毕业的,希望在这个时候买双鞋。以往这个红利是线下商铺或者官方直营店吃掉了,但现在球鞋有了二级市场,利益相关的人就多了。

今年六月,随便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发冲冲冲,几个球鞋交易平台融资的利好消息接连传出,行业媒体发现了今年至今唯一一个“风口”行业纷纷报道,一些平台推出了“寄存转售”类的业务。

这意味你在转售平台上花钱买一双鞋,并不需要收到这双鞋,只要交点寄存费存在平台的仓库里,等行情水涨船高的时候把它卖掉,就能赚到钱。对贩子来说,这比一级市场的玩法——用 bot 抽签、雇大妈排队,要来的轻松得多。

我的直观感受是,这件事情和“炒币”已经非常像了:

币圈有“三点钟”这样的大佬群,也有大量散户群。鞋圈也一样。大佬在“高端群”里发些真真假假的消息,提醒大家哪款鞋发货量低于预期,可能会涨。上游的鞋贩收到风,到自己的群里瞎分析一通,振臂一呼,“别做最后冲的人!”

群里的人一看,“理性分析,好有道理”,一个接一个冲了起来。一群资金量稍大的鞋贩,每人几十双,很快就能把一个发货量小的鞋款价格炒高。

等消息传递到最普通的散户群里时,“卧槽听说谁谁谁在哪个群里说 xxx 要起飞”,赶去交易平台冲的时候,大佬们顺势把货出了,徒留韭菜四股茫然。

市场风云变幻,也延伸出了很多“套路”。有的人刚低价卖掉了一双鞋,但还没发货,发现价格开始飙涨了。这个时候你不想卖了,取消订单是需要赔付赔偿金的。于是贩子们开始钻一些交易平台的漏洞,故意往平台发货不对板的鞋子,甚至拖鞋。平台验货的时候发现货不对板,会把订单取消,但无需赔付。

这就是六月底圈内盛传的“发拖鞋”事件,但这个漏洞很快被平台堵上了。

炒币容易血本无归,炒鞋,最次你还有双鞋穿。对于学生党或者刚毕业的人来说,这个二级市场,确实成为了他们购买“年轻人第一份理财产品”的地方。我们北方公园的王小笨是个老鞋狗了,一双 Yeezy 芝麻色穿了半年,洗洗卖出去,发现只亏了两百块。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我想看看北方公园能不能多做点球鞋视频内容,在六月初买了两双男码 Yeezy 350 黑天使。1800+ 的发售价格,我入手的时候 3200+ 多,怎么看都是韭菜命。结果来到六月中,男码黑天使奔 4000+ 了。视频还没拍出来,钱赚了点。

眼看黑天使莫名其妙赚了钱,我又买了一双 yeezy 350 纯白,结果碰上六月底的“熊市”,每天掉一百,正当我骂自己“果然动不得投机倒把赚快钱的邪念”时,平台判了对方虚假发货,单子取消,还赔了我六十几块的保证金。

我的鞋贩子朋友告诉我,“这是做空的那帮,专门吃保证金的,没想到你没取消订单”。

别让买鞋成为年轻人的炒币

前几年 nice 还是主打图片社交概念的时候,周首有一次在活动分享他和真格基金王强结缘的故事。当初在徐小平的介绍下,王强跑去和周首见面,一聊聊了七个小时,被周首对时尚的执念打动了,后来多次在关键时候给了周首资金支持。融资的时候,周首对王强说,

“王老师你不要指望我将来给你赚钱,如果你指望我将来卖鞋,给你们经营电子商务,我不是这块料”。

是不是这块料不知道,鞋反正最后是卖了,还卖得挺好。nice 六月底宣布了新一轮的融资,数千万元美元的 D 轮。

比它早两个月公布融资的是“毒”,这个发家于虎扑的球鞋交易平台最新的估值已经十亿美元以上了。毒的强势表现,大概也推动了母公司“虎扑”的上市进程,虎扑上个月宣布了他们接受了字节跳动的 Pre IPO 轮投资。

除了这两家,潮流电商的 YOHO 有货,今年也上线了二级交易板块“UFO”,快速追赶前面两位。

YOHO 这个团队,最早潮流杂志出身,后来转型做电商,在前几年电商大举砸钱烧流量的时候克制住了,没有瞎砸钱,以至于还算健康活到现在等来了风口,前年还在南京开了一个线下店。记者问他,开实体店有什么感受,他说大部分事情在预期内,只是“没想到女性顾客会比男性顾客多”。

可不嘛。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过去很多年,在消费这件事上,男性总给人一种不可靠的感觉,似乎手机电脑啥都不买。所以除了京东卖 3C 产品起家,几乎所有电商的主力消费者都是女性的,聚美、唯品会、小红书。不说卖货了,娱乐行业真金白银掏钱的粉丝,大多是女性;看电视剧的,多是女性;王思聪微博抽奖 113 人,112 个中奖者是女性。

整个娱乐消费行业,终端消费的几乎全是女性,企业和产品也就大多奔着女性用户的需求去了。

试图挖掘男性消费力的企业大多都苦不堪言。堪称“直男用户大本营”虎扑,坚持了十几年,15 年随着体育政策的利好,以为迎来了好时候,准备乘胜追击上个市,结果还是没成。直到今年潮流、球鞋领域的爆发,毒的优秀表现,才又让虎扑燃起了冲击资本市场的希望。

现在看来,男性,尤其是年轻男性,未必就不愿意花钱,潮流、球鞋、电子烟这些更偏向男性用户的消费领域,在今年都爆发了。只是过去有很多结构性的原因,导致他们的需求无法被充分重视。程杭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说过,毒的创立只是内部一个简单想法,“原本我们以为,这只是小部分用户被忽略的需求,如今看来他们的需求是被‘重度虐待’了。”

所以,球鞋和潮流这件事的爆发,抛开(已经被稀释得很薄的)文化层面含义,光从男女性的消费需求被资本同等重视这件事,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毕竟喜欢篮球、球鞋或者潮流的男生,哪个青春期没在班上传阅过几本《YOHO 潮流志》、《kiDulty潮流先锋》、《尺码》、《1626》……

80、90 后的男孩子毕业工作之后,要存钱买房、还月供。现在 95 后、00 后摆脱苦海了,因为房子是一定买不起的。有点钱花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上,没什么可苛责。

nice 以前还是个图片社区的时候,周首出来宣传,说他希望帮助年轻人找到他们希望的生活方式,“因为我是靠一双鞋找到的”。

大家伙,冲归冲,可别让炒鞋成为你的生活方式啊。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什么值得买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