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

文| 「广电独家」林沛

从《无证之罪》到《原生之罪》,从《破冰行动》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版图的扩张速度飞快。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

“我有很多朋友看过片子之后,问的都是同一句话,这剧是中国编剧写的吗?”演员杜淳说。

在《无主之城》里,杜淳饰演一名为追查自己妻子意外死亡真相而踏上旅程的退役警察——这本应是个很接中国地气的人设。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无独有偶,另一位领衔主演刘奕君也觉得,“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用汉字写的这样一个故事。” 第一次接触这个剧本,他便十分兴奋,“当时我只看到了6集,就马上跟我的经纪人说,一定要联系这个戏,我想去拍。”

他几乎只用一晚就读完了整个剧本,“看完之后我就判定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题材,我都不相信会有人投资拍这样的戏。这多么新颖,看了之后让你非常振奋。”

看到故事设定,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高概念的美剧打法:一群身份、经历、性格各异的旅客,阴差阳错误入孤岛,在危机四伏、物质匮乏的荒城内,幸存者接连不断地死亡或失踪,复杂的人性角力残酷上演。

孤岛、冒险、悬疑,还加入了AI等科幻元素。相比而言,“《无证之罪》还是一个社会推理故事,相对来说是容易落地的内容。但在想象力和创意空间层面上,《无主之城》比《无证之罪》更丰富。”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无主之城》总制片人戴莹告诉「广电独家」。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戴莹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无主之城》总制片人

“《无主之城》其实看上去是一个挺起飞的设定。如果这个事发生在美国,你可能会比较容易相信,因为他们常有这种类型。” 戴莹说。

▍代入

孤岛、荒城,弥漫着肆意生长的野草。在剧本的环境设定下,最初制作团队便去往泰国、日本等地勘景,最终选择了国内的一个小岛,“一是确实整体气质能让观众更容易相信,距离我们相对比较近;二是操作成本也较好控制。”戴莹说。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总导演赵天宇介绍,《无主之城》共拍摄了近100天,其中在岛上60天。虽然并非完完全全的荒岛,但相对剧组的整个制作基地,岛上仍显得极为荒僻。“所以我们要把各种各样的电影资源运到岛上,同时必须在岛上有强大的制作和筹备生产的能力,这对整个剧组的生产部门,包括摄影、美术、制景等,都是巨大的挑战。”

角色有人设,岛屿有“岛设”。“这个城市我们原先是有现实参考的,以前的老三线城市,为了某个科研目的或任务去建造的一座城市,现在很多已经荒废了,在西北有很多。”编剧徐速、王潇涵看了不少类似城市的图片和资料。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徐速《无主之城》编剧

事实上,在剧中全体乘客刚到荒岛时,列车员阿菲的儿子志豪的走丢,便引发了全体成员对该岛的首次“探索”。在不停奔跑、寻找水源食物住处的过程中,小岛的样貌也不断解锁,并越来越贴近这些科研城市的样貌,越来越真实、接地气。“我们想象过规模,应该是个曾经在里面生活过5万人左右的城市。”徐速说道。

精明的商人、从来没时间陪老婆的丈夫、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儿子的母亲,以及为了自保以集体名义不顾他人死活的“乌合之众”……人物关系与人性的展示是该剧的最大亮点,也是观众最易代入的部分。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首先,《无主之城》以社会关系为线丰富人物关系,在亲情、爱情、友情、上下级等不同人物关系中展现人性。

其次,这部剧是在非典型性环境中描写典型人物,教师、小偷、商人、单亲妈妈等,这些都是身边可见的具体人。编剧团队为此搭建了成长经历丰富、性格丰满的人物小传。

“如果说一个编剧写六七个人物是没有问题的,但要写20个人物的时候,工作量是几何级递增。需要去了解人物,充分把他们建立起来,这是我创作这部戏最大的挑战。”徐速说。

▍表演的“信念感”

在食物稀缺、资源匮乏的城市里生活,出于角色需要,杜淳用4个月的时间将体重从78公斤减至70公斤。在做定妆时,戴莹还与另一位总制片人、爱美影视CEO李亚平商定,作为一名退役警察,他饰演的罗燃形象还应该更沧桑点,于是脸上又多了道疤。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李亚平《无主之城》总制片人、爱美影视CEO

类型剧的表演方式跟生活剧、古装剧其实完全不一样。我原来可能演生活剧比较多,源于生活、贴近生活,但是类型剧、悬疑剧,从台词的节奏到眼神、肢体等表演方式上都需要更多设计。”杜淳觉得,很多演员在演类型剧时有意无意中“身上会紧”,“但是往往需要的就是这种状态,需要一种范儿在身上,不能太生活、太落地。”

在虚构类的影视作品中,真实感是一个由演员与观众共同构建的“场”。演的人真信,观众才会真信。

对于《无主之城》这个颇具美剧感的故事设定,“相信”二字一直是整个团队盘桓不散的焦虑。

在赵天宇看来,这部戏最艰难之处便是在制作标准不能降低的情境下,“如何让所有演员和主创一起坚信这个事情,坚信我们构建的《无主之城》的世界。”在长期的创作、制作环境中,如何保持一贯的相信和信念,并将这种相信、信念转化为有能量的表演,编导制等主创解决的不仅是表演技术问题,还有表演心理的难题。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在拍摄之前,编剧团队便给全剧20多个人物都做了十分详细的人物小传,并与演员本人作了探讨,感同身受地理解每个人物面对困境时的选择。“刘奕君老师跟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就说,这个戏假定性太强了,所以表演一定要有种信念感,要相信这个故事。”徐速说道。

刘奕君扮演的陈立是一位精明并利己的商人,有着理智的人设。但到了最后,这位老戏骨反倒成为演得最嗨、最带劲的人。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刘奕君演员

在一场杜淳、许龄月被列车长“老路”追着跑的情节中,刘奕君突然出现,手持棒球棍走到老路身后,面无表情并极其快速地一棒子将老路砸倒在地。这一情境并没经过排练,事先也没有告诉杜淳、许龄月,“当时杜淳有点吃惊地看着我说,‘你这样演了?’他完全没想到。”

在许多类似的过程中,他也产生过犹豫,“我们心里原本装着一个尺度,但后来索性不管了。” 他说,“就交给导演了,我们就尽情释放吧,我们把自己对这个戏的爱、对这个故事的憧憬,全部通过人物展现出来、碰撞出来,有很多都是在剧本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把类型化直接抛出来

也正因“相信”的焦虑,《无主之城》需要找到一个让观众认可角色、认可情节、能带着所有人舒服进入的好开头。剧本开头出现过N个版本,其中也包括铺垫人物前史,以使人物的所作所为更加可爱、可信的写法。

最初,剧本开场完全按照正叙逻辑拍摄:罗燃在做警察时看到一个案发现场,并发现了一个离奇死亡事件,在追查事件的过程中妻子去世,他登上了这列可以帮他解开谜底的火车。然而,最终该剧却选择了以“火车抛锚将所有人置于荒岛上”的事件开场,搁置前史、留足悬念,以插叙和闪回的方式交代人物。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后期剪辑的时候,我们觉得最初版本的类型化不够极致,”戴莹向「广电独家」解释道,“对于观众来说,你要花10分钟的时间去了解来龙去脉,却没有把类型化直接抛出来,那这个片子的差异化就不够清晰。”

不久前播完的《破冰行动》也有版本差异,网络版与央视版也不仅仅是长度上的差别,而是叙事上的差异。

爱奇艺最初拿到该剧时,开场从李飞、宋洋在养鸡场抓捕林胜文开始讲起,央视版也采取了这一叙事。而爱奇艺的网络版则作了较大改动,“大家不会对抓捕林胜文产生极大的好奇心,但一定会对怎么会有一个镇的村民敢去围警察很感兴趣。”

她提到一部小成本佳作《网络迷踪》,“在做《无主之城》后期的时候,我们有跟制作、导演团队分享这个作品。这个电影实拍就花了十几天,剩下大量的时间都是在后期特效中完成的,这完全不影响电影精彩的叙事,视角也是非常创新的。”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也正因此,对于《无主之城》可能存在的观影门槛或观影疑惑,戴莹认为这在播出前期很正常,“嗨这种类型题材的人,应该会特别喜欢这种迷惑,然后带着迷惑看下去。”

▍经验与积累

近年来,爱奇艺几乎与悬疑网剧划上了等号。平台先后推出了《盗墓笔记》《心理罪》《美人为馅》《河神》《无证之罪》《原生之罪》《悍城》《破冰行动》等优质剧集,在类型化上迭代创新,囊括了探案、都市、缉毒、冒险、心理等元素。

日前在奇悬疑剧场热播的《无主之城》,其内容热度已达6504,在暑期各大平台剧集的强大攻势下,该剧实则起到了差异化的作用。

经验与积累来自长期实战。在戴莹看来,这一定与不断输出同类成功作品相关,一是制作经验上的互补,二是运营经验上的互补,“无论是审查、制作、用户分析、宣推,其实都需要一定经验的积累才能够做好。否则你今天做一部剧,完全不知道尺度应该在哪。经验越多,其实会有助于形成一个很好的产业链。”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从《无证之罪》到《原生之罪》,从《破冰行动》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版图的扩张速度飞快,显示出对这一类型的强大话语权。《无证之罪》由小说改编而来,《破冰行动》改编自真实事件,《原生之罪》实现了人设层面的微创新。相较之下,《无主之城》当之无愧是纯原创、高概念的网络自制作品。

“大银幕上其实都少,小荧屏上可以说没有。”在杜淳看来,国内能拍这样的戏,已经是很大的突破、创新和尝试。“这个戏播出之后,是告诉我们业内的人,不要只停留在甜宠或者生活剧这个圈子里,中国电视剧不应该只有一个圈子。”

他表示,自己看重这个角色也是因为这种类型剧未来不会很多,“所以我一直都觉得,作为一个国内演员能有机会演这样一个角色,真的不容易。”

▍做新类型,要做好准备

该剧编剧徐速是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的编剧,早年曾担任《火蓝刀锋》《神犬奇兵》等军旅剧编剧,并获得过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等荣誉。

他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与总制片人李亚平是同一专业的师姐弟。因为共同回校做讲座,两人打了照面,“下来就认识了,算是一种缘分。我说,姐咱俩约一个戏,我写一个,你敢不敢做,不是古装也不是IP,是原创。”徐速记得那天去李亚平的办公室,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讲,讲完了几个人眼睛都冒光,说,“做吧。”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在这个暑假,《无主之城》突破的不只是类型。据爱奇艺用户画像显示,《无主之城》不仅收获了不少男性用户,女性用户观剧比例也达到了52%,基本做到了男女通吃。

写军事剧、探险剧的徐速,被编剧朋友们归为“男频编剧”一列,“昨天一个编剧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你这个戏一定要好。他说现在的男频剧太不容易了,都是女频的天下,男频编剧没饭吃了,咱们得一起报团取暖。”

前段时间有一个韩国编剧说,中国的剧集95%都在教人怎么谈恋爱,徐速有点不服气,“我想写一部不以谈恋爱为主线的剧,所以有了创作这个剧的冲动。”

从《无证之罪》到《无主之城》,爱奇艺悬疑剧为何总能赢?目前,戴莹及自制剧开发中心每年能看到二三十个悬疑类型剧本。她坦言,目前这方面的资源积累及优秀人才越来越多,慢慢会更加可持续。

“所以我们也没有特别着急,因为对于整个市场来说,这个类型永远是特别重要的类型之一。美剧里谈情说爱的类型非常少,悬疑类占了很大的比例,用户的需求是刚性的。”她认为,在这个基础上保持每年稳定生产,并不断迭代更新,就是爱奇艺悬疑剧目前要做的事。

对于以人性为主题的剧,多面的人性显然难以用一两个人物关系讲完。换言之,人性主题的题材只适合群像,“但其实做群像式的剧集在国内是很吃力不讨好的,因为很多观众只认识男一号、女一号,配角他不认识。”

有一天,他对朋友做了一个这样的比喻:比如时装周,T台上走秀的这些衣服生活中能穿吗?那为什么大家还要趋之若鹜地去看这个东西,甚至会影响所有的服装设计?就是因为这些创新也许不会百分之百应用到一件衣服上,但是一定有不同品牌的衣服用到它的元素,它就会影响全世界人的穿着习惯和审美。

“类型剧就是这样,如果都去做一个所有人穿都合适的衣服,那是做一个大众产品。但是需要有人去做概念的衣服,去突破这种类型。”戴莹说。

“在做新类型的时候,都要做好这个准备。”戴莹提到《无证之罪》刚开播时,不少观众甚至行业评论都认为格调有点高、不够商业化,因此受到众多质疑。“但你做出来不就好了,它也能成为市场很认可的一种内容,也拿了一些国际的奖项。”她说,“如果说咱们就光害怕,连一部都没有,未来想让我们的剧走向海外就更难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