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1亿人口的国家,并没有撼动中国世界制造业中心地位的能力

越南已经是鞋、服装及其他劳动密集型商品的生产大国,耐克和阿迪达斯近半数运动鞋如今在越南生产。

这个1亿人口的国家,并没有撼动中国世界制造业中心地位的能力

越南北宁市的一家三星工厂

由于在中国和华为竞争的溃败,近年三星公司将大部分中国工厂关闭,将其全球销售手机约半数的产能投入到越南。

其实多年以前越南就开始接受,原本在中国生产的一部分制造业产能。

这个1亿人口的国家,并没有撼动中国世界制造业中心地位的能力

越南北宁市北越技术公司的工人,该公司现在在为佳能、科音和三星制造小塑料零件。

受贸易战影响,智能手机、电子游戏机和其他消费者喜爱的产品接下来可能会被纳入特朗普的关税清单。

所以,寻找新的低工资地点进行产品的制造或完成,电子设备制造商的压力现在很大。

已有一些公司现在表现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苹果在加紧寻找实现供应链多元化的途径,已把努力的目标设在越南和印度。供应链研究公司磐聚网(Panjiva)表示,任天堂(Nintendo)加快了将Switch游戏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至越南的步伐。

iPhone的主要组装公司、台湾电子设备巨头富士康1月份表示,已在越南收购土地使用权,并向一家印度子公司投资2亿美元。苹果公司的其他台湾和中国合作伙伴也已表示,在考虑扩大越南的业务规模。

越南的发展,会对中国制造业产生很大的影响吗?

事实证明,这个拥有1亿人口的国家,并没有撼动中国世界制造业中心地位的能力

武友胜的公司北越技术位于越南北部城市北宁,为佳能打印机、科音(Korg)乐器、三星手机和耳塞手机配件生产小塑料零件。他说,只要他还是每个月必须购买70至100吨主要在中国生产的进口塑料,他的公司就很难同中国供应商竞争。

“越南没法和中国比,”武友胜说。“我们买来材料,已经比中国贵了5%到10%。”他说,越南市场也太小,不足以吸引塑料制造商在这里办厂。

越南是有硬伤的

越南可用于制造业的国土面积有限,土地使用成本相对中国较高,也缺少现成的工厂和仓库。能否招到足够多训练有素的工人和管理人员是另一项潜在的挑战。

“这肯定会让越南的承载能力吃紧,”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驻胡志明市常务董事弗雷德里克·R·伯克说。

他还说,尽管这个国家的劳动力在以每年100万人的速度增长,但“人们已经在谈论劳动力短缺问题了。”

阮春煌是VPMS的创始人之一。他说,在三星的更多韩国合作伙伴开始进入越南后,这家电子巨头停止了与VPMS的合作。

越南也不像中国那样,有大量可批量生产专门配件、零部件和材料供制造商使用的公司。

制造业基础太薄弱,导致合作经常中断

在越南设厂之初,三星从越南精密机械服务贸易公司购买了本地工厂装配线上使用的一些金属固定装置。但后来,越来越多三星的韩国合作伙伴开始进入越南。

一年后,三星和VPMS停止了合作,公司创始人之一阮春煌说。

在VPMS位于北宁附近的工厂里,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阮春煌说,问题不在于价格,而是在于质量和规模:三星需要的设备比VPMS能提供的多太多了。

这个1亿人口的国家,并没有撼动中国世界制造业中心地位的能力越南制造业公司工人使用着简单的设备

武进强的公司Fitek为三星、佳能和北宁附近的其他大公司生产工业设备。他承认,大多数越南供应商存在质量和生产率问题,这阻碍了他们从跨国公司赢得业务。

一些越南企业主说,外国巨头来到越南,很多会与已经在中国使用过的供应商继续合作,他们的供应链上留给当地新企业的空间其实很小。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