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

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刘景丰

编辑 | 魏佳

人去楼空,债主上门,暴风集团迎来还债时刻。

截至8月6日,已经有几批讨债维权的投资者来到位于北京首享科技大厦13层的暴风集团总部,总数超过百人。

67岁的江苏老汉徐江已经在暴风集团楼下等了3天,“老伴说这次拿不到钱就别回去了”。2016年,在儿子的推荐下,他先后把35万养老钱和儿子的10万存款投到了暴风金融平台上,年化利率超过8%。2年里,资金随取随到账,让他放松了警惕。直到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涉嫌犯罪的消息传来,他才慌了神。

今年7月28日,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暴风金融便发布公告称平台将停止发布新标,并且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提现也受到限制。这成为众多投资者上门讨债的导火线。

8月6日,燃财经来到暴风集团总部探访时,仍有30余位投资者希望能讨要说法。但公司大门紧闭,办公人员也已经撤离。位于该大厦10楼的暴风金融曾经的办公地也已经退租,连办公设备都已清空。

据在场的投资者初步统计,投资者在暴风金融平台未取出的资金总额大概在1.1亿元左右,许多投资者的投资金额超过百万,甚至有人投了200多万元。

对于暴风而言,其债务危机远不止这些。今年5月,暴风发布年报称2018年亏损10亿;与此同时,受MPS收购案失败影响,暴风集团和冯鑫被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起诉,要求赔偿7.5亿。今年6月,暴风还被仲裁要求履行支付上海歌斐4.68亿的转让价款。

诸事不顺的暴风,迎来还债时刻。

截至发稿前,暴风金融客服以及暴风集团相关负责人均未对此做出回应。

每次只能提现1%

8月6日中午,首享科技大厦13层的楼道里挤了近30位前来维权的投资者。这两天,已经有超百名投资者来到这里维权,其中,8月5日人数最多。

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暴风总部办公楼内的维权者 摄 / 燃财经

67岁的徐江是到现场维权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自7月28日知道自己存在暴风金融平台的35万元延迟兑付后,他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8月4日,他坐上到北京的火车,临行时,老伴告诉他,“这次拿不到钱就别回来了”。

“我算是他们平台最早的一批用户了。我退休后也喜欢上网,2016年,在儿子的推荐下,在暴风金融的平台投了一点钱。当时看中的就是利率高,一开始的年化利率超过10%。”徐江说。

最初,他是有风险意识的。“我每次只投几千块,就是尝试下。”但每次到期,本金和利息都能顺利拿出,甚至每次取款都没有丝毫延迟,更别说违约了。

用了一年多,他觉得这个平台是靠谱的,“从没出过问题,而且背靠着上市公司。”

2017年,他把之前投的本金利息取出后,又把一部分积蓄拿出来,一次性投了18万元。后来又分批投入了17万元,连儿子的10万元存款也被他拿来投到暴风金融平台上。

“我投了35万多,加上儿子的10万多,总数接近46万元。”徐江告诉燃财经。这些钱,是他所有的养老积蓄。

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徐江展示自己在暴风平台的投资情况 摄 / 燃财经

“我当时投的时候就想,这个钱放银行也是放,但是放这里,光利息就能赚出买菜钱。”他说。

就在今年7月27日,徐江拿儿子10万元投的资金正好到期,结果儿子工作忙没能及时取出来。一天后,也就是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同时,暴风金融在其微信订阅号上发布公告称,为保证暴风金融用户的利益及资金安全,平台将停止发布新标。暴风金融针对此事成立紧急事件应急小组,已第一时间向相关监管进行积极沟通,并且将定期以公告形式通报该事件进展及暴风金融平台运营情况。与此同时,受此消息影响,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

听到这个消息,徐江慌了神。“当初是儿子介绍我投的,后来也是儿子让我取出来我没听。我不能怪谁,只希望顺利把养老钱提出来。”

另一名投资者李俊来自四川,他在暴风金融投了100多万元。听到暴风冯鑫出事后,他连夜坐飞机来到北京,“我是把全部身家性命都放在里面了。”

燃财经在现场了解到,这些投资者的投资金额从十几万到上百万不等,甚至有投资者在暴风金融平台投资了超过200万资金。

据现场投资者初步统计,投资者在暴风金融平台投资的总资金大概在1.1亿元左右。事发后,不但未到期的投标无法中止,原本可以正常提现的余额也被限定在特定时间,即每月1日、11日、21日才能提取,且每次只能提取余额的1%。

“也就说我有5万的余额,每次只能提取500元,而且必须是特定时间,这得啥时候才能全部提完?”一名现场的投资者称。

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暴风金融微信订阅号上关于限时提现的通知

目前,位于首享科技大厦13层的暴风集团的办公室已经大门紧闭,无人上班。玻璃门上贴着一张“友情提醒”,称“此处非暴风金融办公地址,如有需要请直接联系暴风金融相关人员”。

暴风金融曾经的办公地即首享科技大厦10层,也已经人去楼空,连暴风金融的logo也被拆掉了一部分。然而,维权的人员不想离去,仍在焦急等待。

金融产品已停发

暴风集团起家于视频播放,目前以暴风TV、影音业务为主。2016年10月,暴风成立金融板块,运营公司为北京暴风融信科技有限公司,主要进行P2P业务,产品包括安享、安心和基金。凭借较高的收益率,其上线3个月,注册用户就超过60万。

根据天眼查信息,暴风集团持有暴风融信16.9%的股份,系暴风融信第三大股东;暴风融信第一大股东为融信风暴(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疑似实控人是韦振宇,他也是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第二大股东为宇信(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疑似实控人为史化宇,他担任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

2017年,随着金融政策监管,国内P2P平台开始陆续退出,此外受P2P备案延迟的影响,暴风金融的P2P业务至今也未能获得备案。

燃财经在暴风金融网站看到,网站首页显示其为“暴风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其产品展示区只剩“安享”系列,介绍页面称,该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为6%-12%。页面展示的安享理财产品共170多种,其中67种产品仍是“还款中”状态,其余100多种产品则为“已结清”。所有产品均已不可投资。

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暴风金融网站上的安享系列产品已经处于“还款中”状态

点击产品后,页面会出现“您同意使用平台注册账户信息注册登陆天辰智投平台”字样,点击同意后,页面将跳转至天辰智投平台。

这意味着,天辰智投是暴风金融的关联方。另一个佐证是,天辰智投在工信部系统的备案中原名为“暴风智投”,2019年初才更名为“天辰智投”。此外,天辰智投官网域名使用的拼音为“baofengwd”(即“暴风网贷”)。

天辰智投平台的网站显示,天辰智投成立于2015年5月,系内蒙古天辰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天辰网络”)运营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专注为出借人和借款人提供借贷信息撮合服务,内蒙古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单位。截至2019年7月31日,天辰智投累计出借金额9936.63万元,借贷余额1840万元,累计出借用户数6278人。

种种迹象表面,天辰智投和暴风金融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燃财经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在2018年4月之前,天辰网络的负责人为史化宇,而史化宇目前的职务正是暴风金融运营主体北京暴风融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董事和经理。

7月30日,天辰智投平台客服曾对媒体称,“我们和暴风金融是合作关系,暴风金融帮忙导流,代销安享产品。我们没有受到影响,产品都是正常提现和兑付,也没有接到停止合作通知。”

但是,8月6日,燃财经在该平台上看到,其产品也已经无法投资。

燃财经发现,暴风金融运营主体北京暴风融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一名投资者称,他8月4日曾去过暴风金融位于石景山的办公区,但“那里没人,办公室是空的”。

7月30日,暴风集团曾对外回应称,现在不是取不出来钱,而是延迟。8月5日下午,北京市石景山区金融办对媒体称,目前已经在约谈暴风金融高管,敦促他们拿出一个方案,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至于何时可以给出解决方案,对方表示还不确定。

燃财经联系暴风金融客服以及暴风集团相关负责人,均未对此做出回应。

去年亏10亿,又背上12亿官司债

暴风的危机,早在去年便已显现。根据暴风2018年报数据,其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10.9亿元。仅一年,便亏光了过去五年的净利润。

而且,年报中透露出的信息还显示,公司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的状态。资产负债率高达169%,远超出正常水平。

今年第一季度,暴风营收7120.51万元,同比下降8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749.5万元。而半年报预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2.3亿元-2.35亿元。

营收下滑,巨额亏损,主营业务堪忧,暴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更让其艰难的是,投资人和高管在不断减持暴风股份,现金流步步收紧。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梳理发现,自2015年暴风上市后,机构投资人、首发股东以及公司的持股董事和高管人员不断减持退出。公司上市一年后,IPO前的股东北京和谐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青岛金石暴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锁定期12个月满后立马减持了所持有的股份,分别占公司股本的7.84%和4.18%。

管理层持股方面也状态堪忧。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2017年以来,公司管理层合计减持暴风集团股份达到356万股。董事长冯鑫在2017年6月30日获得权益分派1172万股后,共持有暴风集团7032万股,持股比例为21.34%。截至目前,其中的95%处于被质押状态。

这意味着,暴风每走一步都艰难无比。

兑付危机、亏损十亿、官司缠身,暴风进入还债时刻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 图 / 视觉中国

祸不单行的是,暴风集团还面临着涉及巨额索赔的法律纠纷。

早在2016年,暴风集团曾与光大证券分别出资2亿元、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并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用于收购MPS的多数股权。据报道,当时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意向性协议,冯鑫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兜底,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

然而最后该笔收购失败。今年5月8日,光大浸辉、上海浸鑫以暴风公司和冯鑫未能履行上述约定为由,向暴风集团发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暴风集团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约7.5亿元人民币。

此外,6月的仲裁公告显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要求暴风集团受让其所持有的暴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有限合伙)100%财产份额,并履行支付转让价款的义务,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其他费用合计人民币4.68亿元。

涌向暴风的债主,正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题图来源于网络,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徐江、李俊为化名。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什么值得买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